十三水库
奮楫勇進做尖兵——陜勘院西寧至成都鐵路勘探紀實
時間:2018-07-09 瀏覽次數:

“我們正在當地政府協調鉆機進場的工作,這會有點忙,回頭再聯系。”

說著話,何曉勇匆匆掛掉了手中的電話。有點忙的可不止老何一個人,自從2017年底以來,陜勘院西寧至成都定測勘探項目部的數百號職工都忙得不可開交,作為負責第三鉆探隊協調工作的一員,何曉勇只是他們當中的一個縮影。

黨的十九大提出的新發展理念,為未來我國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和綠色發展指明了路線圖,并對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邁進作出了新的部署。對長期從事鐵路勘察事業的勘探人而言,國家一系列宏觀政策的出臺無疑為大家指明了前進的方向。但同時,更加嚴格的環保要求和技術標準給傳統生產模式帶來的巨大沖擊也是不言而喻的。機遇與挑戰并存,全體陜勘人在國家鐵路事業高質量發展的歷史新時期擔當著新的使命。

相距一千余公里,陜西已是四月芳菲,但西寧至成都鐵路勘探現場仍然大雪紛紛、雨雪交加,進入2018年以來,當地的雨雪天氣頻繁,平均三五天就下一場雪,氣溫低至零下二十多度。對辛勤勞作的勘探隊員來說,這個春天有點冷。

見到陜勘院勘探隊隊長蔡海軍的時候,他前一天剛剛從西寧至成都鐵路現場下來,聊起項目現場的情況,他一個勁地搖頭,感嘆兄弟們“不容易”。“不容易”是每一個勘探人對于該項目的真實體驗。“項目勘探現場位于海拔3200到3400米的川北高原上,深孔鉆場海拔甚至達到了4000米以上,好多人都出現高原反應癥狀,非戰斗減員現象時有發生。”負責勘探現場生產的勘察部副部長何海峰告訴記者,近期現場突降雨雪,有些地方積雪達到1米深,受惡劣天氣影響,鉆機搬家等工作難度極大。由于鉆場主要分布在渺無人煙的無人區,從溝口需行進13公里到達中線,再前行3、4公里才能抵達鉆場,沒有路可走,只有崎嶇盤桓的羊腸小道。加之國家環保要求極高,當地政府明令禁止破壞草原生態環境的行為,動草皮修路環保審批手續極其繁復嚴格,以往采取大規模修路保證鉆機進場、搬家的生產組織模式徹底行不通,這無疑讓艱難推進的鉆探工作再遇“攔路虎”。

“工期始終是壓在勘探人員身上的一塊大石頭,為確保院5月份開放設計要求,我們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談起這條線,主管生產的陜勘院副總經理趙峰并不輕松。的確,作為鐵路勘察行業一支具有優良傳統的尖兵隊伍,陜勘院既承擔著為國家鐵路事業提供高質量產品的歷史重任,同時也肩負著推進綠色發展、建設美麗中國的艱巨任務。“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取舍之間,方顯不凡。

根據院全線生產計劃,截止到四月下旬,四隊范圍內瑪莫柯溝無人區內尚有2.8萬米左右的鉆探量,三隊則岔國家自然保護區和牧場村范圍內的近30個鉆孔也因為環保審批手續等因素,已經成為全線最難啃的“硬骨頭”。“再難也要按期保質完成任務。”年輕的勘探副隊長閆曉龍骨子里透出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頭。他雖然沒有參與這個項目,但在西寧至成都鐵路勘探現場,像他這樣充滿激情、無所畏懼的年輕人還有很多,楊振、高雷、王永宏、孟映照,這些通過近幾年諸多重大鐵路勘探項目歷練,脫穎而出的勘探骨干,已經在陜勘院各個生產一線擔當重任。當然,諸如劉永軍、歐陽伯舟等中生代也依然活躍在勘探生產的最前沿,發揮著至關重要的傳幫帶作用,這既是一種歷史的傳承,也是陜勘院勘探隊伍之所以活力迸發的不竭泉源。

若爾蓋瑪莫柯溝工點位于班佑鄉無人區,這是一片被當地藏民稱之為“神山神水”的域外之地,此段線路延伸約17公里,按鉆孔位置分布分為三段,鉆探量大概2.8萬米左右,通往線路鉆孔工點沒有任何可供隊伍通行的道路。2017年,為了打通一條進出該段線路勘探現場的大通道,陜勘院上下費盡周折,但這一方案最終因修路環評手續辦理異常困難、當地村民堅決反對而被放棄。今年以來,隨著西寧至成都鐵路建設步伐加快,作為設計基礎專業的勘探工作面臨巨大壓力。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入春以來,當地連續的雨雪天氣給本就異常嚴峻的勘探形勢雪上加霜,接踵而至的困難和挑戰不斷考驗著陜勘人的勇氣和智慧。

工期就是命令。面對種種不利因素,陜勘院勘探隊伍并沒有示弱怯戰,“再難也要上”,這是每次面對急難險重任務時,陜勘勘探隊員們的一致心聲,這種信念從未動搖過。4月8日晚,風雪肆虐的川北高原夜色沉沉,此時,陜勘院勘探健兒們正集聚在一起,在位于若爾蓋的項目部駐地召開專題會議,經過與會人員熱烈討論,一個關于無人區鉆探搬遷的大膽方案迅速成型。根據任務安排,勘探隊伍將整理輜重,拔營而起,采用“人海戰術”,將鉆機等重型設備化整為零,主要依靠人拉肩扛的原始勞作方式運送進去,馬匹、摩托車、小型的履帶拖拉機成為僅有的幾樣像樣的搬遷工具。一場高原“大遷徙”悄然拉開序幕。

彼時的川北高原依舊風雪彌漫,勘探隊伍沿著踏勘的線路朝著海拔3500至4000米的無人區奮力邁進。一路上,兩邊陡坡,中間沼澤地,加上風雪低溫、摩托車損壞、油料補給不足等,行進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隊伍每前進一段都要付出極大的努力,每天高昂的成本自然不在話下。用老鉆工劉永軍的話說,這段搬遷之旅終于讓大家體會到了當年紅軍爬雪山過草地的艱難。雖然是玩笑話,但只有置身其中,才能體會得更加深切。為解決搬遷過程中勘探隊伍的后勤保障問題,項目部提前為機組準備了干糧、自熱飯等簡易食物,配齊了帳篷等生活物品,大家白天行軍,晚上扎營,由于地形條件和氣象條件極為惡劣,隊伍行進中不得不小心翼翼。歐陽伯舟等項目部管理人員個個都是外業勘探的行家里手,深知野外工作的復雜性,欲速則不達,只有確保人員、設備萬無一失,才能為后續工作的有序推進贏得先機。

獨行快,眾行遠。在荒無人煙的無人區里,危險無處不在,深更半夜里,大風掀翻帳篷的狀況時有發生,隊員們不得不一次次從睡夢中爬起來搭建“新家”,折騰大半夜,人困馬乏,天一亮又不得不收拾行囊繼續趕路。短短20多公里的行軍路,整整16個晝夜,勘探隊伍披星戴月,以鐵一般的意志品質和無縫隙的團隊協作,出色地完成了一次堪稱創舉的“極限挑戰”。然而,風餐露宿、櫛風沐雨對這群平均每年出工天數超過300天的勘探健兒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鉆機終于如期坐孔,這意味著距離兌現5、6月份的計劃工期承諾已經成功了一大半,但此時還不是可以慶功的時候,勘察健兒們已經做好了迎接下一次挑戰的準備。

蓋有非常之功,必有非常之人。項目協調工作同樣千頭萬緒,每一次協調、每一場談判總少不了項目部協調團隊的艱辛付出。2018年春節后,陜勘院西寧至成都鐵路定測勘探三隊承擔了線路內1.4萬米左右的鉆探量,作業范圍主要集中在合作市、夏河縣、碌曲縣的9個鄉鎮,在127公里長的勘探線路上,溝谷、山地、林區遍布,鉆探取水十分困難,加上線路規劃橋、隧比例高達90%以上,協調工作無疑成為關乎項目成敗的關鍵一環。項目伊始,跑當地政府,為村民宣講國家政策,向院指揮部、各個專業匯報溝通成了項目協調員何曉勇和王東紅每天的必修課,在大家的印象里,老何和小王不是在協調就是在去協調的路上。功夫不負有心人,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終于換來當地政府對項目工作的理解與支持,4月10日、24日、25日、26日,甘南州、合作市、夏河縣、碌曲縣分別召開西寧至成都鐵路項目協調推進會,就保證該項目勘探工作有序開展作出相應部署,這無疑給全體勘探隊員們注入了一支強心劑。拿到這樣的結果,何曉勇終于可以釋然了:“那些冰冷的河水終于沒有白趟!”

春風化雨潤無聲。面對新時代的呼喚和嚴峻的競爭環境,向質量要效益越來越成為全體陜勘人的共識。如今,在西寧至成都鐵路勘探現場,這支有著深厚底蘊和光榮傳統的陜勘先鋒隊正以開拓者的勇氣和先行者的智慧,精心編織著建設一流勘察強企的光輝夢想,奮斗著屬于自己的幸福生活。未來美好的發展藍圖,正在勘探尖兵手中徐徐展開。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十三水库